蘇州“微商涉售假藥案”主犯獲刑12年【圖】

蘇州“微商涉售假藥案”主犯獲刑12年【圖】
    發布時間 :2019-03-30 10:38:18
    貨源微信:[雙擊左側復制]
    貨源QQ :
    多一分曝光多一份成交丨提交貨源 貨源閱讀量:

  蘇州“微商涉售假藥案”主犯獲刑12年

  被指假藥的部分產品。新京報記者 王煜 攝

  罰2800萬元;法院認定生產、銷售假藥罪名成立;代理律師認為消毒產品不應認定為藥品,將上訴

  十余元的痔瘡抑菌液、狐臭散,經微商貼標重包后,通過客服陪聊等方式兜售,賺取超十倍利潤,總銷售額達656.25萬。蘇州檢方以涉嫌生產、銷售假藥罪提起公訴。該案被稱為“微商涉售假藥案”。

  昨日,該案又有新進展。新京報記者從被告人辯護律師和蘇州市相城區人民法院處獲悉,3月29日上午10時,此案在該院一審宣判,主犯顏未來被判處有期徒刑12年,并處罰金2800萬元;第二被告人、其兄弟顏丙瑞,被認定是從犯,被判有期徒刑5年,罰18萬元;其余8人緩刑。

  辯護律師認為,主犯和從犯的量刑不平衡,“法院方面是希望從重處罰主犯,起到警示作用,提醒廣大消費者勿使用相關假藥”。

  目前,顏未來的律師正計劃上訴。

  案件兩次延期開庭

  據新京報此前報道,2014年左右,顏未來通過網絡開始銷售包括痔瘡抑菌液、狐臭散等在內的產品。2017年底,一名市民向蘇州市相城區市場監督管理局舉報稱,其通過微商購買了一瓶名為“鼻凈通”的滴鼻液,但是使用后卻沒有效果。市場監督部門將這一線索,移交給警方。

  2017年4月19日,相城警方對位于無錫的一處微商團隊辦公場所展開行動,現場控制負責人顏未來、顏丙瑞兄弟,查扣大量未來得及銷售的“網紅產品”。

  相城警方稱,顏未來銷售的各種產品的成本,都是十余元到二十多元之間,銷售時,價格則達到數百元至上千元,利潤在10倍以上。

  2018年2月15日,相城檢方以顏未來等人涉嫌生產、銷售假藥罪提起公訴。

  顏未來的辯護律師曾澤東說,此前定于2018年4月24日的庭審,因“特殊情況”被取消。

  2018年5月2日,蘇州市相城區檢察院出具《追加起訴決定書》,將警方查獲的“本草狐臭散”、“膚潤潔皮膚抑菌膏”、“清咽茶”等總價值256.4萬元產品,追加為涉案產品。

  2018年7月11日,蘇州“微商假藥案”第二次延期開庭,法官給的理由是“公訴人‘身體原因’”。

  10名被告人獲刑

  今年1月22日,蘇州市相城區人民法院一審開庭審理此案。曾澤東向新京報記者回憶,庭上,雙方圍繞顏未來等人是否觸犯刑法,所銷售產品是否為“藥品”展開辯論,庭審從上午9時持續至晚11時許。

  3月29日,該案一審宣判。新京報記者從顏未來辯護人徐昕、代理律師曾澤東處,獲得了一份刑事判決書。

  判決書顯示,顏未來向沒有藥品生產資質的單位購進產品,但卻要求生產廠家在說明標簽上加注痔瘡、鼻炎等字樣,部分產品還系購買裸瓶產品,自行貼牌銷售,且在廣告、銷售過程中,圍繞產品具有治療功能并針對具有鼻炎、痔瘡等病患人群,銷售價格遠遠高于進價。

  法院審理認為,被告人顏未來是老板,在本案中所起作用最大,應認定為主犯。其兄弟、被告人顏丙瑞在本案中作用相對較小,應認定為從犯。但是其作用要大于銷售人員和倉庫員工。

  法院認為,被告人顏未來、顏丙瑞等4人生產并銷售假藥,具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,其行為已構成生產、銷售假藥罪;其余被告人銷售假藥,具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,其行為已構成銷售假藥罪。

  最終法院判決顏未來犯生產、銷售假藥罪,判處有期徒刑12年,并處罰金人民幣2800萬元;顏丙瑞犯生產、銷售假藥罪,判處有期徒刑5年,并處罰金人民幣18萬元。

  “其余8人量刑較輕,都是緩行。”徐昕表示將考慮上訴。

  曾澤東認為,主犯和從犯的量刑不平衡,“法院方面是希望從重處罰主犯,起到警示作用,提醒廣大消費者勿使用相關假藥”。

  ■ 庭審焦點

  指控的4種產品算不算假藥?

  檢方

  非藥品冒充藥品銷售應認定為假藥

  此案中,檢方指控的四種產品,是否應該被定性為“藥品”,引發控辯雙方分歧。

  相城區人民法院出具的一審刑事判決書顯示,法院認為,在此案中,被告人將“鼻凈通中藥鼻炎液”“善春堂牌根必治痔瘡精油”“善春堂牌濞舒適精油”“善春堂牌痔瘡抑菌液”四種產品,以非藥品冒充藥品來銷售,該四種產品均應認定為假藥。

  理由有三:首先,顏未來向不具有藥品生產資質的生產者購買上述產品,無法提供藥品合法有效的來歷證明,另在購買時一方面要求生產廠家在包裝上加上消字號,注意用詞比如“根治”改成“解除”,以混淆視聽,另一方面要求生產廠家在產品外包裝上加上功能主治、適用癥、用法用量等不用于常規產品的用法和用量,以使消費者產生錯誤認知;其次,四種產品的外觀和包裝,足以使一般消費者認為是藥;最后,以產品具有治療疾病功能名義針對患者進行銷售。

  此外,追加起訴的三種產品“本草狐臭散”“膚潤潔皮膚抑菌膏”“清咽茶”不認定為“假藥”。理由是:該三種產品外包裝、標簽內容,不能滿足“藥”含有的功能主治、用法用量等全部要素。

  蘇州市藥監系統一名工作人員透露,本案所涉及情形較為特殊。“以往來說,‘假藥’是相對性概念,有‘真藥’才有‘假藥’,而顏未來則是自創品牌的貼牌銷售。”

  律師

  將消毒產品認定為藥品是藥品邊界擴大化

  北京澤永律師事務所律師王常清介紹,在《刑法修正案(八)》通過之前,關于“生產、銷售假藥罪”規定,限制為“不足以嚴重危害人體健康的,不構成生產、銷售假藥罪”,目前,“足以危害人體健康”這一表述已被刪除。而在實際審判中,與生產銷售偽劣產品罪相比,“生產、銷售假藥罪”的認定和量刑,主要依據所產生的實際后果。

  徐昕認為,本案中,涉案產品均為外用,且所針對的都是無礙正常身體機能的部位,如狐臭、痔瘡,顯然無法達到所謂“足以嚴重危害人體健康”的程度。

  不過,他承認,顏未來確實存在打“擦邊球”的行為,宣傳也有所不妥,但對此行為,按照《藥品管理法》進行行政處罰即可,無需動用刑罰。此外,將4種消毒產品認定為藥品,“是錯誤的”。

  新京報記者注意到,《藥品管理法》第100條規定,“藥品,是指用于預防、治療、診斷人的疾病,有目的地調節人的生理機能并規定有適應癥或者功能主治、用法和用量的物質。”

  徐昕認為,法律意義上的藥品必須具備“國藥準字”號,因此,“非藥品冒充藥品”中的“藥品”,只能限定于法律意義上的藥品,即取得“國藥準字”號的藥品。不能根據4種產品的外包裝和說明書,將消毒產品認定為藥品,這是把藥品邊界擴大化了。

聯系微信:加我時注明在【114微商貨源網】看到的,有優惠哦。